纪念我的淑英孃孃

今天,2017年的1月3日,上海,天气多云,摄氏15度,微风。
我的父亲有三个妹妹,其中第二个是淑英孃孃,孃孃是我们家里的叫法,有些地方是叫做姑姑的。
今天下葬。

我没法回去参加,我就在这里为文纪念她。淑英孃孃在我成长过程中蛮重要的,我记忆中从小就是她与我们住在一起的,一个大门进出,虽然是分开炉灶,但是她与她的女儿,我的娟娟姐姐,是与我们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那是祖宅,据说她的那一间房间,过去是她与奶奶一起用的。

2016年的三四月父亲住院,我一个人回上海的时候,她正好住回合肥路了,那是她自己的房子,在我生日那天去下午看了淑英孃孃,31日也去看了她,4月5日,本来要去看她的,可是她在前一晚已经送去徐汇区中心医院了。于是晚饭后打车去医院看望了她。8日,下午去徐中心看孃孃,后来步行回来。11日,上午去八院替爸爸配了药,回来坐一号线到徐中心看淑英孃孃,见到娟娟姐姐,聊了一会儿。15日,淑英孃孃出院了,回到合肥路家里。16日,也过去看了她。17,18日,我们兄弟四个去宁波,18日早晨接到娟娟姐消息才知道,淑英孃孃于18日凌晨2点多过世。我20日就回温哥华了,没能赶上大敛。
四月这段时间,我去看淑英孃孃的时候,她几乎都很少有清醒的时候,开始两次看到我还以为是我二哥,后来几次醒着的时候才知道是我来过了。插鼻管,因为吞咽已经不行了。还好她走的还算快,没有受过多的痛苦。

2015年夏天的时候,我们全家都回了上海,7月24日尹家聚会的时候,淑英孃孃还可以轮椅过来参加,还可以自己用餐,还一直说我要去娟娟姐姐家里看她,我答应她,在临走前一两天,买了三盒沈大成的小馄饨,一早去看她,带给她。我总记得淑英孃孃喜欢吃小馄饨的。


小时候,在小学三年级之前,老房子还没有拆之前,我们都住在一起的,好多小时候玩的东西,是淑英孃孃教我的,玩扑克就是有"吹牛",夏天的时候,还做给我们看膝盖会动,胳膊肘,手腕,手背在桌子上依次发出声响。她挺喜欢开玩笑的,喜欢吃,后来还喜欢打麻将。在我表姐出生前,淑英孃孃是有帮着带我的大哥,二哥,好像还有三哥。

还有更小的时候,应该在我上学前,她有时会带我出去,她还带我去大世界玩,延安路西藏路口的大世界,看哈哈镜,看各种表演,据说马上装修好要重新开业了。
特别还有上小学,当年教过她的老师,是我报名的时候的小学校长。因为我报名晚了,原来划块的那个学校"黄三小学"已经满了,只能去另外一个"合二小学",也是托了校长,才报上名的,这样她与我就是校友了。我的哥哥们,以及娟娟姐姐都是"黄三小学",从家里去学校都不用过马路的,而合二小学需要过一条马路。我还是挺幸运的,至少有学校可以上。

淑英孃孃过世后的第二天,我们从宁波回来上海,就去她家里,灵堂已设好,看着她照片上的笑容,就只想给她磕头,没有特别的想法,只是思念她。

我问娟娟姐姐要了一样东西做纪念,小小的,最后几年她一直放在身边的,就是她一直用的助听器。

今天,在加拿大,我给淑英孃孃鞠躬,为您祈祷,愿您能到天堂,并一切安好。


作者: David Yin
原载: Free Thinking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及本声明。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