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斋,大斋以及小斋

这就开始四旬期了,四旬期就是 Lent。
根据小黑书上的记载:

Fast and abstinence

The regulations on Lenten fast and abstinence are:

FASTING: On Ash Wednesday and Good Friday, those who are 18 but not yet 60 are allowed only one full meal. Two smaller meals are allowed as needed, but eating solid foods between meals is not permitted.

ABSTINENCE FROM MEAT: Those who are 14 years of age or older are to abstain from meat on Ash Wednesday and all the Fridays of Lent.

教会不再详细描述四旬期斋戒的细节了,上面的规定只是简单的指出了圣灰日,耶稣受难日,以及其它四旬期的周五守斋的重点。最重要的是每个人要据自己的条件来选择守斋的方式。

2020-02-24.jpg

无人的照片

刚刚升级了系统,到最新的 MovableType 7.2.0,没有可以写的,那就发些照片吧。都是没有人,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的。

2020-02-01 14.28.22.jpg一直下雨,好不容易天晴。

2020-01-29 17.24.34.jpg为了环保,不用一次性吸管,在 Costco买了这个不锈钢的吸管。

人生无常,一路走好

前天,参加了一个葬礼,是一位朋友的母亲,同病魔斗争了十年,在八十岁的年纪离开了。

这种葬礼是第一次参加,在天主教陵园,内中有个小教堂,专门用于葬礼有关的弥撒。当天做的是拉丁文的传统弥撒,第一次参加,第一用的是拉丁文,就是在唱经时用的是拉丁文,在讲道理的时候还是用的是英文,神父站的方向也是同教友一样,面向祭台。温哥华大概就一个专门使用拉丁文并以传统方式做弥撒的教堂,是Holy Family Parish。没有音乐,但是唱经的是三位非常专业的,其中一位是一直在温哥华冰球队 Canucks 主场比赛,开场前唱国歌的那位,Mark Donnelly。歌声如同天籁,疗愈系,完全听不懂。

一同参加的一位老朋友,Uncle Joe,他是在小时候就在教会的,还曾经在神学院学习过,他就能跟着一起唱拉丁文的经文,估计也有几十年没有这样了。

青春,致我们慢慢远去的青春

最近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似乎在国内社交网站上是不能提着两个节日的来源,也不能纪念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

刚好,看了一个算是喜剧的电影,《老师·好》。

导演: 张栾
编剧: 张栾 / 徐伟
主演: 于谦 / 汤梦佳 / 王广源 / 秦鸣悦 / 徐子力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19-03-22(中国大陆)
片长: 111分钟
又名: 我们最好的时光 / 你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 老师好 / Song of Youth

IMDb链接: tt10066162

laoshihao.jpg

故事讲的时代大致上就是七零后的人在高中时代的事情,差不多也就是在三十年前的背景。估计很多七零后看了会看到自己的影子,或者同学的影子。还挺青春,挺怀旧的。

刚好 Youtube 上有,就贴上了,如果链接失效了,再取下。

时光一去永不回

听相声的时候,听到这首歌曲,岳云鹏专场演出快结束的时候,学唱的。真好听。

原来的曲子是这样的。

往事只能回味

作词:林煌坤
作曲:刘家昌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时光一逝永不回 往事只能回味
忆童年时竹马青梅 两小无猜日夜相随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春风又吹红了花蕊 你已经也添了新岁
你就要变心像时光难倒回 我只有在梦里相依偎

今天晚上,老三说要同小姐姐 sleepover,我就笑说,我也要同你妈妈 sleepover,他表情丰富的说,"你啊,每天都和妈妈sleepover的。"
小小子八岁了,昨天还是他初领圣体的日子,对他来说都很重要,过去的一年,大姐不在家,他都是跟着小姐姐玩,不过很好的是,他能常常微信联系大姐。最近,还能写 email 给外公。另外 Gabriel,如姐姐们一样,能够开始写 blog,写一些文字,到不在于写多少,而是写作能锻炼人的思维,组织语言更加的严密,还能养成一种习惯。他看书也是非常的厉害,最近一次去图书馆,就借满了图书卡的限额,最多25本书每次。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姐姐给他的生日礼物,一早就收到了,他每天晚上带上楼,放在床边,白天在带下楼,就是看外面的包装介绍,一直到今天生日才打开玩。

2019-04-26-first-communion.jpg

升级系统到 Movabletype 7 r.4601

刚刚升级了系统,把MovableType 升级到最新版。 MovableType 7 R4601。

个人免费版本的下载地址。
https://www.sixapart.jp/inquiry/movabletype/personal_download.html

Movable Type 7 r.4601 Release Notes
https://www.movabletype.jp/release-notes/70/r4601.html

修复了很多bugs,当然升级就对了。

2019-04-23 18.01.10.jpg

快速充电的标准

USB 接口是移动设备的标准接口,不管是哪种 USB 口,你的手机,或者平板之类的总是有一个 USB 接口,当然现在已经开始逐步由无线充电的选择,可是有限还是最基本的标配。

这里就不介绍充电接口了,反正是 USB 口,包括 USB-C,Micro-B,可能以后还有其它的接口。

首先是 USB PD 协议,也就是 Power Delivery 功率传输协议,这是基于 USB 3.1 针对 USB-C 接口的充电功率最高达 100W。

市场上的移动设备的厂商目前采用的快充协议有,QC4.0,QC3.0,SCP,FCP,P3.0,PE2.0,VOOC等等。
主要分两类,高压低电流和低压大电流,两外还有一种是高压大电流。

因为充电是用直流电充电的,在电池电量一定的条件下,其充电功率越大,所需充电的时间越短。充电功率=电压 X 电流。所以上面所说的总共三种就是这样来的。

高压派的缺点是转化率不足,有大概10%的电能转化为热能;大电流派的缺点是兼容性差成本高。

早期的移动设备出现的时候,充电器的功率很小,一般就是 5V/500mA,算下来就是2.5W的功率。后来有出现 5V/1A,就是5W的充电器。

QC 1.0

直到2013年,高通的 QC 1.0,QuickCharge,快充1.0出现了,他的标准是5V/2A,功率达到了10W。
2014年,USB Type-C接口出现,可以正反插入都没有问题,可以最大支持5A的电流,当时MicroUSB口还非常普及,如果用提高电流的方法,这种接口会承受不了。于是出现了高压快充方案。

usb-male.jpg

QC 2.0

高通为usb接口设计了一套通过改变USB接口的d+、d-两脚电压,实现充电头手机相互识别的握手协议。在手机通过握手协议申请更高电压后,充电器就输出手机申请的电压。而不支持QC2.0的手机则得到5V电压,使快充充电器仍然向下兼容5V普通充电器。这就是高通QC2.0的充电方式。根据电压档位的不同,又可以细分为classa和classb两个版本。其中A级标准支持5V、9V和12V三种电压,适用于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以及其它便携式电子设备。B级则支持20V电压,最大可以输出40w功率,应用用对充电速度要求更高的设备。

VOOC

同时 Oppo 公司提出的新做法,就是在普通 MicroUSB 口中增加两个触电,变成了非标准的额接口。普通的是5根线,或者说5针的接口,而Oppo的是七根线,或者说七针的口。

oppo-vooc-usb-cable-7-pin-micro-usb-data-cable-original-oppo.jpg

推出的快充就是 5V/5A的 25W 怪物,充电过程中的发热源就到了充电器中,手机的充电发热情况明显改善。这样特别的当然就是"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

这种技术,就是要专用的线,专用的手机,专用的充电器。

2016年,Type-C接口逐步普及,各家厂商的旗舰机基本都是这种接口了。此时就出现了低压大电流的方案了。

usb-type-c.jpg

华为 SCP,Super Charge Protocol,4.5V/5A 方案。

联发科的 PEP 快充,在魅族手机上用于 mCharge4.0的 5V/5A。

努比亚的快充,NeoCharge,是5V/5.2A的26瓦低压大电流方案。

群雄混战的结果就是各家的协议都不兼容,于是 USB IF 协会出面搞事情了。

纪念师父

师父,是我毕业后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到科室里报到,室主任给指定的指导老师,当时他已经退休了,算是返聘的高级工程师。年纪比我父亲小几岁的样子。

当年大学生毕业,到设计院工作,第一年算是实习,要有师父带着,算是学生,做项目,出差都是由师父带着的。

初次见面,就觉得是一个个子不高的老头,头发很少,话也不多。看上去不是特别的严厉,另外,他不但是我的师父,还是我的学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是53年从上海交大船舶系毕业的。当时科室里,同我师父同学的,或者差一两届的有几个,都已经退休返聘的。这几位算是中国船舶工业中,船厂建设的先行者,大部分的船厂设计国家规范,行业规范都是他们起草的。

很多人在提到自己在公司里的带领人,可能只会说,某某某当年带过我,或者某某某指导过我。
而我喜欢说,他是我的老师,他是我的师父,他的名字叫做顾澄志。

今天写这个纪念师父,是因为他在两天前过世了。几年前发现得了肺纤维化的疾病,这种疾病简单而言,就是肺组织失去氧气交换能力的疾病,而且是不可逆的,只会越来越严重,最后肺部完全失去功能,世界上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所谓的各种治疗方式,可能减缓病情的进展,或者改善生活质量。5年存活率不超过42%。 vi 维基百科


街拍之四

在离开上海的那一天,上午有空,忽然想到街道上的摄像头,感觉到处都是的样子,那么到底多到什么程度呢?来看看这段不到200米的路段,有多少个。
这里只看交通摄像头以及治安摄像头,不考虑那些店铺自己的,或者公司内部的,当然所有的摄像头,执法部门都有权访问,而且是直接访问,无需你的同意。

2018-04-12 11.10.22.jpg马路中间高悬的就是,电子警察监管违法停车用的。据说是30秒反转一次,向东30秒,向西30秒,拍到就算。

2018-04-12 11.10.52.jpg换个角度看,更清楚了。

2018-04-12 11.11.44.jpg路口的监控录像头就更多了,找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