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父亲

我的父亲,父亲有四个儿子,我是最小的那个,当年他43岁的时候,有我的,不知道他是否有害怕,有担心,两个人的工资,要养活六个人,不容易。据我知道的,就是每个月都会从工会借支5块钱,下个月还,似乎每个月就是缺少5块钱,当然,那个时候工人的工资就是每月36块钱而已。

小时候的感觉,是每家每户都是差不多的,工资也差不多,没有外快,就是家里孩子多的,感觉会条件差一点。我从来没有吃不饱饭的记忆,也没有穿破衣服的记忆。似乎家里都是安排的好好的。

昨天吃晚饭的时候,跟闺女们说起父亲,我同他们说了我的感受。
在差不多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就知道父亲不过如此,工人退休,蛮实在,从不说脏话,也不口出恶言,当然比我同学的父亲年纪都大,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有点儿怕他,因为他会打小孩,这是他的教育方式,但通常都是我做了错事的时候,他从不因为什麽事情,而迁怒到孩子身上。
当我在三十多岁,我对父亲的看法就不是这样了,觉得他很了不起,在困难的年代操持这样一个大家不容易的,可能也是因为我结了婚有了孩子,自己也更能对家庭,对父母更加多的感受了。那个年代,家里住的是私房,要捉漏,要修补房子,要换瓦片,要把破旧的地板拆了,换水泥地,都是他找人,或者带着大哥二哥一起弄得。物质匮乏,很多东西,材料要找买的地方,要筹钱来弄。非常艰难的,给我们这些孩子一个屋顶,保护我们长大。
现在我四十多岁,大闺女明年就要高中毕业了,就今天我看我的父亲,是非常的了不起,如果是我在那个年代,在他的条件下,未必能做到他这样的好。

上面是我三个时期对父亲的不同感受。

小时候,我父亲会在吃完晚饭后,领着我,沿着黄陂南路,一直往北走,一直走到上海图书馆,就是在人民广场后边的那个老图书馆,他会看看,然后再带我走回来,这都是我上小学前的事情了,可能没有借书,也可能借了,记不清楚了。有时候,走着走着,走不动了,父亲会背着我回来。一来一回,总要一个半小时吧,我不知道当年父亲领着我去,再回来,他想的是什么?还不认字的孩子,当时图书馆要查索引卡,然后填借书单,让管理员帮着拿,一次只能借一本,还没有小人书,或者说图画书。难道他是为了让我知道读书的重要性?

有时候,走着走着会到延安中路,那里有一段有橱窗,里面是有模型,现在回想起来,大多是当时科技发展的一些状况,用模型表现出来。小孩子对这个总是比较喜欢的,会动的模型,还是光电变化。70年代末算是挺有意思的东西了。记得是父亲抱着我看的,因为比较高,我还够不着。

父亲自从脑梗之后,就话语越来越少,近二十多年来,状况一直都还算好,只是最近一两年,情况更差了一些,睡得时间更多了,醒着的时候,还常常瞌睡。整个人的老化状况挺明显的。
总想着能回去看看,虽然不能经常回去,但是经常打电话,用微信视频,还是可以的。明年,找时间回去看看。


作者: David Yin
原载: Free Thinking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及本声明。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