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ults tagged “中国”

反波终于复播了,真的

沉寂了有一年多了吧,反波终于复播了,这次是真的,因为我已经在听复播后第一次的广播了。

虽然过去并不是每一次的反波的播出都是那么的有趣,但是这的确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一个网络民间媒体。

"反波讲台",双重意味,其中的一重就是讲述台湾的故事,从一个草根的视角来看。

这次除了平客和飞猪,加入的一个来自台湾的就是陈力,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就是这样一个走遍台湾的播客。

台湾是一块美丽的土地,埋葬着我的祖父祖母,如果明年可以的话,我想我会去看看他们。

暴殓天物

这样的文章不得不转,上世纪早期的知识分子,如果能够跟着国民党,那么很好,下场还好,如果跟着共产党,就是下面这样的结局。那两句成语就是这么说的,对于这些国家的栋梁是暴殓天物,共党的罪孽是罄竹难书。

附《被遗忘30年的法律精英》原文
记者 万静波 吴晨光 谢春雷

一本词典引出一群老人

这是一本有史以来中国最大的英汉英美法词典,460多万字,所收词条已达到4.5万多个,是日本出版的《英美法词典》的3倍。

词典的最后校样已经完成。在没有政府支持,没有经济资助,没有鲜花和掌声,甚至连正规办公室都没有的情况下,两代学人在默默无闻中历经九载寒暑的呕心沥血之作,终于接近了尾声。

国家司法部一位司长评价说:"这是个很奇怪的事,一部具有国家权威的词典,却由一群无职无权无钱的学人和老人编撰,他们做了我们整个司法行政教育系统想做而做不了的事。"

这本书后面,有一群几乎被人们遗忘的老人。

这是一些响亮的名字,一些在1949年以前就已成为法学权威的前辈名宿------

盛振为,美国西北大学法学博士,东吴大学前校长兼法学院院长;

周木丹,比利时鲁汶大学1934年法学博士;卢峻,美国哈佛大学1933年法学博士;王名扬,法国巴黎大学1953年法学博士;蔡晋,东吴大学1933年法学士;许之森,东吴大学1934年法学士;卢绳祖,东吴大学1934年法学士;徐开墅,东吴大学1940年法学士;王毓骅,美国印地安那大学1949年法学博士;

俞伟奕,东吴大学1944年法学士;郭念祖,东吴大学1946年法学士;陈忠诚,东吴大学1947年法学士;周承文,东吴大学1944年法学士;高文彬,东吴大学1945年法学士;......这行名单还可以开列很长,他们几乎全是东吴大学法学院毕业生。

东吴大学法学院,1915年成立于上海,是中国在教授中国法之外惟一系统地讲授英美法的学院,解放前中国最著名的法学院之一。

从1930年代到1990年代,国际法院一共有过6位中国籍法官,从顾维钧开始,一直到1997年的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法官李浩培,都是东吴法学院的教授或毕业生。

该校校史上最值得夸耀的一段是在1946年:东京审判采用的是英美法程序,由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急了,最后,蒋介石点名从东吴大学要人,其结果是------中国赴远东军事法庭的法官、检察官、顾问等人,几乎全部来自该校。

然而,这些20世纪上半叶中国法学界所能奉献出来的最优秀人物,"1949年后,他们中留在大陆的,却几乎都做着与法律无关的事:英语教师,或者劳改犯 ------对师生而言,与东吴法学院的关系成了一种罪过。在1957年'反右运动',以及'文革'期间,很多校友遭到迫害。"(引自《培养中国的近代法律家 ------东吴法学院》,第293页,康雅信著)

这些卓有学识的才智之士,他们后半生是怎样的?他们以及家人怎么度过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

他们的晚年

由于编撰词典的缘故,中国政法大学的薛波曾30多次到上海造访这些老人。

周木丹,年过九旬,被当今法学界喻为"罗马法活词典"。1929年受胡适推荐,留学比利时,成为1949年前获比利时鲁汶大学博士学位的5个中国人之一。不久前,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百年文库"丛书,作者都是王国维、胡适、陈寅恪等百年中国学术史上的名家,而周木丹是丛书作者中在世的惟一一位。

如此一位法学大家,薛波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上海南昌路282号,一栋破旧的两层小楼房。楼道阴暗,木质楼板年久失修,走上去吱吱作响,墙角到处是蜘蛛网。

周木丹就住在二楼一间十几平米的房子内。一台黑白电视,一个单开门冰箱,就是周木丹的全部值钱家当。

1950年代中期,正在最高法院西南分院工作的周木丹,突然被下放到青海师范学院图书馆。从此,在距离故乡上海数千里的地方,周木丹度过20多年近乎青灯黄卷的生活。直到1980年,周木丹进入安徽大学。在安大工作10年直到退休后,由于没有房子,周木丹只得回到上海。

现在,周木丹先生又搬回了安徽女儿家,由于行动不便已坐上轮椅,而上海居所终年不见阳光,到女儿家也只是实现了在户内晒晒太阳的愿望。

在哈佛大学博士卢峻先生家里,惟一的电器是部巴掌大的电扇,12元钱买的。90多岁的卢峻一目失明,戴着用旧信封糊住一边的眼镜,蜷缩在被子里。有病了,不敢去医院,也吃不起药。谁能想到,这位早已卧床不起的清瘦老人,居然是直到去世《哈佛法学评论》都每期给他寄样刊的大学者,中国仅有的几个哈佛法学博士之一,前中央大学法学院院长。

面对另一位1944年获得东吴大学法学士的老人时,薛波发现:他上衣的五个扣子,竟然都不一样。

也许,1930年代曾为浙江地方法院和上海特区法院法官,1957年后执教于上海向阳中学的蔡晋先生,是晚景最为凄凉的一个。他和小儿子一家住在一起,一个小房间,竹屏风后面,一张床板,很薄的被子,这就是他的卧室,里屋住孙子和孙媳妇。一个破旧奶粉罐,装着蔡晋的全部"贵重"物品。

病重后的蔡晋住在上海南京西路的一家社区医院里。如果不是上海社科院某负责人为其疏通,是难以入住的。即便这样,他也只能被安置在一个封闭的阳台里。

弥留之际,薛波去医院看他,目睹了难忘的一幕:蔡先生孤独地躺在阳台一角,而另一角,恰是护工的休息处。

当《英美法词典》的编撰工作接近尾声时,蔡晋溘然长逝。陪伴蔡先生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除了他的1933年东吴大学法学士证书之外,还有他亲自审订的《英美法词典》稿件,49页,轻轻地放入他的灵柩内。

被改变的命运

在上海、南京、杭州,薛波走访了数十位东吴学人,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堪回望的过去。

盛振为,东吴大学首任华人教务长及后来的法学院长,曾著有《证据法学》、《英美法的审判制》等。后被打成"反革命",被判处在甘肃劳改10年,后因宋庆龄说情,6年后才被释放。到了1980年代,平反。

高文彬,81岁,曾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翻译、中国检察官秘书,当年他从卷帙浩繁的资料中找出了证据,将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这两名原可能逃脱罪责的战犯送上绞架。1952年后高先生被打成"反革命",在鄱阳湖修大堤,一修就是28年,每天挑土几十趟,累得连早晨上工的击锣声都听不见。1980年代初获得平反,有关方面要给他补偿损失,他说:"我人生中最好的时光,能用钱补回来吗?"最后他没要。

俞伟奕,日寇侵占上海期间,他埋头治学,继续攻读获硕士学位,抗战胜利后从事律师和法律教育工作,1949年后,因有参加东京审判的同学留在日本美军基地工作,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斗,一度连生命都无法保全。

周承文,1969年后回老家湖州乡下做村文书。1980年代末,被聘到当时的杭州大学教书,成为浙江省起草涉外法律文件的专家,"写的英文,就像报纸上印出来的一样。"曾长期住在团结户里,共用厨房卫生间,每间房只有七八平米。

王毓骅,美国印地安那大学的法学博士,在街道副食门市部工作了许多年,直到1980年代才到南京大学任教。

徐开墅,抗战后的东吴大学教授,1979年后,他以上海社科院无编制的特约研究人员身份,为上海的法制重建殚精竭虑。1999年去世时,一些人才知道------他当了30年的中学教师。

"他们是无辜的。"2002年10月上旬的一天,在中国政法大学那间小小的词典编辑部里,《君主论》等名著的中译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潘汉典先生对记者说。他今年81岁了,也是东吴大学毕业生中不多的从事法律教育的幸运者,他因接触苏联法律较早,幸而躲过了那场灾难。

潘先生谈到动情处,他甚至落泪了,为他那些受难的师长和系友。

马英九520

马英九在5月20日的就职演说,让我看到一个谦谦君子,看到一个胸怀宽广的政治家。

在他的就职演说中,他花了很大的篇幅,占了25分钟中的9分钟时间,来叙述其两岸政策,他也提到"两岸同属中华民族",提到了两岸和平双赢,提到了胡锦涛的三次讲话。

中华民国完成第二次政权轮替,而且顺利交接,这是唯一在中华文化中诞生的民主政权。证明了中国人,全球的华人都有能力来把握民主,完全可以享有民主的权利。

这样一个民主社会的成功,会对中国大陆起到一个样板的作用,台湾民主越成功,对中国大陆走向民主的驱动力越大。当中国大陆的民主制度,核心价值同台湾地区趋近时,离两岸统一的时间就不远了。

马英九现在首先的任务,就是7月4日的两岸直航。

中华民国38年在大陆,62年在台湾。将在2012年庆祝100周年。

四川什邡地震触目惊心的现场

震中-汶川映秀镇情况

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两千人。

现在最危险的是汶川上游的几个水库,岷江上游有一个重要的水库叫图龙水库现在已经出现险情,可能要出现崩溃的情况了。一崩溃,就可能影响下面几个大的电站,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了。
这可能是最危险的后续问题了。

在海外的华人可以通过当地红十字会捐款,比如加拿大,可以通过加拿大红十字会,可以用信用卡,会有正式的退税收据。

这次中国政府的行动力还是很不错的,感到欣慰,24小时之内就到达了震中地区,还是依靠军队。只是技术装备还不够先进。

虽然已经发现有些建筑上的问题,可是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救灾,最快的把人给就出来。其它的等救灾过后再说吧。

共和国的律师

在YouTube上看到这段香港电视节目铿锵集

「 政 治 问 题 , 以 法 律 化 去 解 决 。 」 这 是 今 天 一 众 中 国 内 地 法 律 工 作 者 的 共 同 愿 景 。浦 志 强 、 莫 少 平 、 滕 彪 、 许 志 永 都被 称 为 「 维 权 律 师 」 。 内 地 改 革 开 放 二 十 年 , 官员 腐 败 引 起 的 冤 案 , 土 地 徵 收 触 发的 社 会 事 件 , 俯 拾 皆 是 。 面 对 今 日 这 样 一 个 社 会, 他 们 希 望 以 法 律 专 业 为 本 , 维 护公 民 权 利 , 倡 议 公 平 与 正 义 。张 思 之 , 今 年 刚 好 八 十 岁 , 一 位 资 历 最 深 的 中国 律 师 。 他 自 嘲 自 己 只 是 位 屡 战 屡 败的 老 人 。 四 人 帮 、 林 彪 反 革 命 集 团 主 犯 之 一 李作 鹏 、 六 月 四 日 民 运 人 士 王 军 涛 、 鲍彤 、 内 地 记 者 高 瑜 , 他 都 是 辩 护 律 师 , 他 「 屡 败 」。 他 的 经 历 , 让 我 们 看 到 中 国 的法 治 走 过 一 条 怎 样 的 道 路 。『 铿 锵 集 』 一 连 两 集 , 说 中 国 律 师 的 故 事 。

看完后,我没有评论。

如果不能看到的话,请戴tor观看,直接点击playlist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