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着这样上下不着的岁月

一直很迷糊自己的定位,这就举几个例子吧。

打小在各种大小,各式表格上,籍贯一栏填写的是山东(掖),注意这里有个括弧,里边的字表示的是掖县,现称莱州市,未来不知叫什么。
其实这是祖籍,从未去过,连我爸都没有去过,虽然老家还有族人,他也很想去看看他的堂兄弟。
据大哥的说法,他前几年因缘际会去了一次,从一个山东小村子里走出一老人,说一口流利的老上海话,实在是有点蒙太奇的感觉。

出生在上海,对于一个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总是有一种感情在里边。

最烦的是看到有人在说上海人的坏话,(当然很多,否则不会那么烦),可是有些事情,放在任何地方的人们身上都是适用的,为什么偏扣在上海人的头上呢?

更让人气恼的是上海人同山东人吵架,还真不好说,我都没法上去拉偏架。帮谁心里都不顺。

接着就是出国几年,也特别觉得有些人在海外还在搞什么地方主义,不同地方的中国人,在网上互相看不顺眼,打嘴仗。有意思吗?这也是让人看不起的地方。

有时看到外国人讲中国的不好,会有一种主动的反应,接着就是看是否讲的对,讲的对那就无话可说,讲的不对,则会解释反驳。总不能像老毛那样,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反对吧。
可是也见不得别人讲加拿大的不好,因为自己的感受,加拿大的确有它不足的地方,可是明显加拿大的制度要比中国好很多。

人过了三十,照老夫子的说法,该立了。而在外面的几年,似乎而立之年也是一下就过了,接着就不知道是往中年走呢,还是继续在青年混。

照理说,现在还是青年,不见那些四十多岁的人还评十大青年吗?
还好,我现在有几个八零后,还有九零后的朋友,还很聊的来,看来心还不老。

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疑惑,如果没有疑惑,没有问题,那人生几乎就没有多大的意思了。



作者: David Yin
原载: Free Thinking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及本声明。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